卍 花径不曾缘客扫, 蓬门今始为君开. 古佛拈花方一笑, 痴人说梦已三生!

最可怕的不是AI,最可怕的是真相

天下杂侃 拈花古佛 586℃ 0评论 繁體

昨天写碟中谍7的影评,我没有写电影里产生自主意识的AI,因为电影描述的那个场景还是太LOW,或者说,还是太照顾观众情绪。

阿汤哥四处找钥匙,找到钥匙就能够控制产生自主意识的AI,这说明什么?

说明这个AI就没有产生自主意识嘛,它还是被描述成类似圣经里的约柜那种东西。

约柜是个犹太教的圣物,每次打仗抬着它,用布蒙起来,见到敌人就把布打开,它会释放辐射,于是就赢了。

远古高科技。

所以约柜每一代都只有一个人看守,而这个人,很快就会得白内障,大约是受到了辐射。

或者,你把它看作该隐的后人留下的那两根刻有上古科技的石柱。

所以我们聊到了共济会,聊到了蜥蜴人,因为电影还是这个基准思路,就是一小撮人企图利用大多数人所不知的先进手段来控制多数人。

以上种种都是同一个视角,以碳基生命为主体的视角。

如果我们把碳基生命看作开机程序,那个AI有可能就是取代我们的下一个主角,我们就像昔日的恐龙。

恐龙没有能力控制下一个主角物种,我们又有什么理由认为自己能永远当主角?

电影中阿汤哥最后的台词很好。

所有的行为都只是暂时延缓谢幕的到来,仅仅是暂时。

可是你再往下想,你会发现这一切,人类取代恐龙,硅基取代碳基,也仅仅只是三维下的视角。

我们观察过几百亿光年范围内的宇宙,也没有发现过生命。

很明显,这不符合常识。

我讲过大数定律,再小概率的事件,当基数足够大的时候,都是必然事件。

我们不可能是宇宙中独一无二的智慧生命,如果是,那更糟糕。

一条鱼游来游去,怎么也找不到自己的同类,说明什么?

说明它在鱼缸里。

如果我们真的是几百亿光年范围内的唯一智慧生物,那我们就是囚徒,就是宠物,被更高等级生命豢养在宇宙这个鱼缸里的宠物,或者实验品。

反过来讲,如果不是,那只有一种可能。

其他智慧生命就在我们身边,只是我们看不到他们。

当初在大航海时代之前,欧亚大陆和美洲大陆上的人,其实共处于同一个地球,就是不相识。

不相识是因为技术限制,那时候的航海技术不足以穿越大洋,也没有飞机。

等到航海技术突破了之后,欧亚大陆与美洲大陆就产生了联系。

那现在阻隔我们与其他智慧生物的是距离么?

也许不是。

我们作为三维生物习惯了别人在远方。

但也许人家不在远方,或者说,人家不在三维世界的远方,人家在时间的远方。

我们找不到它们,是因为我们的“时间航海技术”没有突破。

它们可能在同一个宇宙里时间轴的其他地方,可能在几亿年之前,或者几亿年之后,我们找不到它们。

古人跨不过大海就如同我们跨不过时间。

古人远距离跋涉的方式非常原始,就是靠11路,两条腿走路。

我们远时间跋涉的方式也非常原始,就是靠活,传递基因,一代代活。

我们没法跳跃式前进,甚至后退。

从某种角度上讲,硅基生命的确比碳基生命高级多了,因为它很容易就能活过千万年,人类有记录的文明不过几千年。

能随意地活,这本身就是一种高级,跨维度的高级。活过千万年,亿万年,也意味着硅基生命可探索,可经历的宇宙范围比我们大得多。

曾经国外有个作家,写过一本调查报告式的小说,内容来自一个接触过外星人的当事人的叙述。

当时有个飞船坠落,作为绝密事件,消息封锁,接触到外星人的工作人员里面有一个人,与之进行了对话交流。

交流是三体方式,就是对方用意识直接传递图像画面给某一个人,其他人是无法知道真伪的,只能听这个人叙述。

那么按照她的叙述,你看到的对面这个没有内脏器官没有口鼻的人型生物并不是外星人本体,只是它的载体。

它是一种能量体,或者说灵魂体,它可以附在任何东西上。

按照它的说法,人类是一种囚徒,类似当初被流放到澳大利亚的白人,我们是一种被抹去了部分记忆的灵魂体,被丢弃在地球上。

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自动清除记忆,附着在下一个碳基生命上再次开启人生。

后来这个当事人,在临终前,把本该保密的内容,寄给了这个作家,出版了。

“顶级机密 1947罗斯维尔外星人访谈录全文 在线阅读”

有没有发现,这个小说给你的感觉很熟悉,这就是六道轮回,灵魂不灭的外星人版。

你去看任何一个宗教,都这点事儿。

三千大千世界,我们只是其中最不起眼的存在,到了时间你就要重启,喝点孟婆汤啥的,重新投胎。

但有意思的是,无论东方西方,从古到今都流传着同一个说法。

就像西方有过大洪水的传说,东方也有过。

是不是真有过洪水我不知道,但这么一致本身就很值得玩味。

你可以认为是抄的,也许轮回说是一个文明抄袭了另一个文明。

可是抄容易,流行起来不容易,同时流行起来就更不容易。

一个说法在一个文明中流行起来的概率是10%,在四个文明中同时流行起来的概率就不到万分之一了。

如果无法取得联系的那么广大地域上的独立发展起来的文明,都会信同一件事,不能证明这件事就是真的,但至少说明这件事有着极强的逻辑性。

否则不会被大家同时接受。

人们一定是感知到了什么,才会同时觉得我们是被锁死在时间段里的某种曾经的更高维度的生命。

人类是很有意思的生命。

没有动物会追求永生的,大家只是想活着,传递基因,这是动物的本能,就像设定的密码。

如果和动物们一样,人类应该追求的仅限于延寿,以及更好的生命体验。

但人类从非常远古的时期就有人追求永生,即便带来更糟糕的生命体验也在所不惜。

你去看古代那些修行者,他们的生命体验非常糟糕,这是完全不符合动物本性的。

他们追求的永生并不是永远享受,而是永远受苦,那图什么呢?

如果你换一只动物来交流,它一定无法理解。

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他们追求的,实际上是一种时间旅行。他们想要在时间这个维度上开启大航海,就如同哥伦布昔日做的。

人类想要挣扎着摆脱时间维度的束缚。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AI不是威胁,AI是延续。恐惧消失是没必要的,因为站在时间轴上看,我们都会消失。

做大事者找替身为第一要务,就是做好了自己消失的准备。

你把恐龙看作过去佛,人类看作现在佛,AI为什么不可以是未来佛。

真正可怕的并不是被取代,因为那是注定的,真正可怕的是过去现在未来,碳基生命到硅基生命孜孜以求的这件事本身,有没有可能,只是个游戏。

就像刘慈欣开的那个玩笑,火鸡科学家研究到最后,最大的发现居然是自己是个火鸡。

这个世界的规律太完美了,从空间探索到时间探索,似乎冥冥中一直有人指引我们前进。

我们好像在玩一个密室游戏,所有线索都那么明显。

难怪杨振宁说,宇宙太过精妙,像是被设计好的一台精密仪器,完全不像是自然形成的。

爱因斯坦说过类似的话,他说宇宙最不可以思议的地方就是它居然可以被理解。

这话反过来说,要么它(宇宙)是被设计出来的,要么我们(人类)是被设计出来的。

无论哪个选项,这一切都像个笑话。

就像你经历无数代文明,九死一生,杀到最后一关挑起幕布,忽然后面是一群游戏工作组成员,拍着手鼓掌笑着恭喜你。

你以为你真的活过,而不是在被人注视的屏幕里……

转自:https://mp.weixin.qq.com/s/UW6myT8bdswHKUtM6fsuWA

转载请注明:拈花古佛 » 最可怕的不是AI,最可怕的是真相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