卍 花径不曾缘客扫, 蓬门今始为君开. 古佛拈花方一笑, 痴人说梦已三生!

奥特曼归来,敲马斯克竹杠的人加入OpenAI董事会

AI 拈花古佛 204℃ 0评论 繁體
奥特曼归来,敲马斯克竹杠的人加入OpenAI董事会
奥特曼应该是不会再用到访客胸牌了。
总算剧终了。
不算太意外。Sam Altman 国王归来,Greg Brockman 一同回归,今晚就去写代码。
将 Sam Altman 驱逐的 OpenAI 董事会大换血。
按照OpenAI 的官方披露,前 Salesforce 联席 CEO Bret Taylor美国前财政部长 Larry Summers 将加入董事会。
作为妥协的条件,Sam Altman 和 Greg Brockman 暂时不会加入董事会。首席科学家 Ilya Sutskever 是否重归董事会还没有消息。
两位保守派 Tasha McCauley 和 Helen Toner 离开董事会,特别是 Sam Altman 曾想开除的死硬保守派 Helen Toner。
此前被认为是 AI 保守派的 Quora 创始人 Adam D’Angelo 意外的留在了董事会。
董事会的两位新面孔中,Bret Taylor 虽然没有过多表达过对 AI 监管的态度,但鉴于 OpenAI 员工在公开信中要求其加入董事会,Bret Taylor 应该不是保守派。
Larry Summers 作为右派经济学家的代表,一直反对政府的过度监管,也不可能是保守派。
微软作为最大资方,也被传将在未来的董事会获得一个席位。
加上注定会回归董事会的 Sam Altman 和 Greg Brockman,换血后的 OpenAI 董事会,保守派毫无疑问将全面失势。
再没有什么能阻止 Sam Altman。
奥特曼归来,敲马斯克竹杠的人加入OpenAI董事会
亲硅谷的美国前财长
在世纪之交,Larry Summers 前后作为美国财政部副部长和财政部长出访中国,深度参与过中国入世谈判,中国人民对 Larry Summers 并不陌生。
奥特曼归来,敲马斯克竹杠的人加入OpenAI董事会
Larry Summers
Larry Summers 毕业于 MIT 和哈佛大学,曾是哈佛大学历史上最年轻的终身教授之一,他的博士生导师是曾担任里根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的 Martin Feldstein。
Larry Summers 离开哈佛后出任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并于1999年成为克林顿政府中的美国财政部长。
离开公职后,出任哈佛大学第27任校长;之后进入奥巴马政府的国家经济委员会,参与处理了08年的金融危机。
无论作为经济学家还是政府官员,Larry Summers 都反对政府的过度监管,其身上的标签经常是亲华尔街、去监管、自由竞争、金融自由化等。
Larry Summers 支持废止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该法案要求商业银行与投资银行保持隔离,其被废止也被认为是08年金融危机的“罪魁祸首”。
在一次会议上,时任IMF首席经济学家,后成为印度央行行长的 Raghuram Rajan,批评金融自由化和衍生产品创新造成的系统性风险越来越大。Larry Summers 当场反驳,并称 Raghuram Rajan 是曾砸掉蒸汽机的卢德主义分子(luddite)。
纵观 Larry Summers 的求学经历和从业履历,很难想象这样的人会支持对 AI 发展的严厉监管。
不管监管是来自政府还是董事会。
Larry Summers 和硅谷早就是老熟人了。
早在2006年,Larry Summers 成为了对冲基金 D. E. Shaw 的兼职合伙人。虽然这是一家位于纽约的基金,但亚马逊创始人贝佐斯在创业前就在这家基金工作。
同样毕业于哈佛大学的Facebook 前 COO Sheryl Sandberg 与 Larry Summers 过从甚密。在 Larry Summers 陷入歧视女性的丑闻时,身为女性的 Sheryl Sandberg 极力为其辩护。
此外,Larry Summers 还是风投机构 a16z 的特别顾问。
对于科技公司的董事会, Larry Summers 同样不陌生。
2011年, Larry Summers 加入了 Square 董事会;2012年加入 Lending Club(P2P鼻祖)董事会;2015年加入 Premise Data 董事会。
对于这样一个熟悉硅谷,主张放松监管的前政界大佬,Sam Altman 应该相当满意。
奥特曼归来,敲马斯克竹杠的人加入OpenAI董事会
什么人能敲马斯克的竹杠
在员工集体逼宫的公开信中,Bret Taylor 是员工点名希望加入OpenAI 董事会的人。
奥特曼归来,敲马斯克竹杠的人加入OpenAI董事会
Bret Taylor 毕业于斯坦福大学,毕业后加入 Google,参与了 Google Maps 的开发。
奥特曼归来,敲马斯克竹杠的人加入OpenAI董事会
Bret Taylor
在 Benchmark 短暂做 EIR 之后,创立了社交网络公司 FriendFeed。在被5000万美元收购后加入 Facebook,出任 CTO。Facebook 页面上著名的 Like 按钮,最早就出自 FriendFeed。
离开 Facebook后,Bret Taylor 创立了生产力工具 Quip,  后被 Salesforce 以7.5亿美元收购。收购完成后在 Salesforce 历任 CPO,COO 和联席 CEO。任职期间主导了对 Slack 的280亿美元天价收购。
离开 Salesforce 后,Bret Taylor 选择在 AI 领域创业,虽然名字还未披露,产品也还没有,但已经拿到红杉和 Benchmark 的2000万美元融资。
Adam D’Angelo 因有自己的 AI 公司而被指责有利益冲突,不知道同样在 AI 领域里创业的 Bret Taylor 为何会成为员工们一致的选择。
一个比较合理的解释是:Bret Taylor 做的是面向企业端的应用层,与 OpenAI 的大模型并没有形成直接竞争关系。同时,在任职 Salesforce 期间,Bret Taylor 主导了 AI 引擎 Einstein 的开发和后续的生态建设,这是一个真正懂 AI 的人。
作为成功的连续创业者,并有大公司管理层经验,Bret Taylor 也应该对 Sam Altman和整个 OpenAI 团队有更多的共情。
还有一个不知道是玩笑还是认真的观点是,Bret Taylor 有丰富的跟马斯克打交道的经验。
2016年,Bret Taylor 进入 Twitter 董事会,并于2021年成为 Twitter 董事会主席。
最近两年,Bret Taylor 的高光时刻是敲了马斯克的竹杠。
根据《马斯克传》的披露,在尽调后,马斯克认为 Twitter 存在大量假用户,自己最初提出的440亿美元的出价太高了,想要降价收购或放弃收购。
作为 Twitter 董事会主席,Bret Taylor 坚决否认 Twitter 有造假行为,并在与马斯克的谈判中始终坚持强硬立场,不惜以法律手段威胁,最终迫使马斯克以原价收购 Twitter,为股东争取到了最大利益。
虽然支线剧情还随时可能有变化,但主线剧情总算是剧终了。
开心的 Greg Brockman 发了一张与员工的集体合影,并附言“We are so back”。
奥特曼归来,敲马斯克竹杠的人加入OpenAI董事会
经历了这次董事会的换血,Sam Altman 应该是不会再用到访客胸牌了。
别闹了,赶紧写代码去吧。

转载请注明:拈花古佛 » 奥特曼归来,敲马斯克竹杠的人加入OpenAI董事会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