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还是要有的, 万一实现了呢?

e租宝背后的“黑洞”

互联网金融 拈花古佛 1011℃

上线不到一年成交量突破100亿元,央视广告满屏见,最大的合资融资租赁企业、美女总裁等宣传字眼,让一家名为e租宝的P2P平台风头正劲。就在这家平台发展红火的同时,智能搜索平台融360一则降低e租宝评级为C-的报告让市场炸了窝,至此一场撕扯大战正式开打。先不说融360是否具有评级资格,北京商报记者多方调查了解到,e租宝确实存在内控不严、虚假标的、自融嫌疑等问题。

疑点一

无托管有资金池嫌疑

“钰诚集团全力支持的互联网金融A2P平台,以融资租赁债权转让为基础业务。公司全称为‘金易融(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是钰诚集团全资子公司,注册资本金1亿元,总部位于北京。”在百度百科的搜索上,e租宝这样介绍自己,自年初开始一连串的广告电视宣传让其成为万众关注焦点。作为一家以融资租赁债权交易为基础的互联网金融居间服务平台,短短不到一年时间,已成为业内规模排名靠前的网贷平台。

不过,日前融360的一则评级报告让e租宝陷入信用危机中,融360联合中国人民大学推出的网贷评级第二期报告中,将e租宝评为C-级,根据评级定义:C-级平台整体实力最弱,风险较高,投资需特别谨慎。融360在报告中表示,e租宝涉嫌自融嫌疑、虚假标的以及无资金托管等问题。对于融360的来势汹汹,e租宝方面在6月21日在其官方微信发布了一则关于对近期不实传言的严正声明,但该声明并未对融360提出的关于自融嫌疑、虚假标的以及无资金托管等问题做出正面回应。不少业内人士私下讨论时表示,回应太过苍白无力。

e租宝发布的声明仅称,e租宝设立以来一直依法经营,严格自律,得到监管机构和广大投资者充分肯定和信任。个别机构的传言既缺乏客观依据,又缺乏对行业的深入研究,对e租宝平台业务模式进行随意判断、解读,其中有大量内容与事实不符;对法律法规所界定的相关概念进行断章取义。该传言对e租宝、对广大公众和投资者都可能产生不必要的误导。

而不久后,融360随后再次发布了一篇深度调查报告,揭露了e租宝更多的问题,并通过实地调查等进行取证。但是也有一些人士质疑,融360本身并没有评级资格,如此评级是否公正、客观。对此,北京商报记者早在一周前就开始向e租宝相关人士进行求证,但对方只表示“近期会有回应”。随后,北京商报记者向e租宝方面发送采访提纲,截至记者发稿时尚未有回应。

值得一提的是,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虽然没有正面的直接回应,但是网络、自媒体却出现了很多e租宝的宣传稿件,包括肯定e租宝业务模式、质疑网贷评级是不是时候、资金托管是否需要等文章遍地都是。宣传稿件还称,e租宝目前正在探索资金托管方式,与几家全国性股份制银行有所接触,洽谈资金托管方案。这也正印证了市场对于e租宝没有资金托管的质疑,北京商报记者通过该网站进行注册时发现,虽然在支付环节有易宝支付等第三方支付通道,但是这些支付公司只是作为支付通道,最后资金依旧进入了该公司账户。一些P2P行业内人士表示,监管细则尚未明确,所以互联网金融平台有无托管并未受到法律约束,但是此前监管层明确表示P2P平台资金应该由第三方托管,作为一家规模突破100亿元的平台却没有托管,不免容易陷入自设资金池的嫌疑。

疑点二

扑朔迷离的自融嫌疑

所谓自融,就是指P2P平台虚构借款人,以发假标的方式来骗投资人的投资,最后把资金私自挪用到别的地方,比如说用于清偿债务或投资股市基金等高风险的理财产品。自融平台的一大特点就是,背后有关联的实体企业。例如,上咸bank和里外贷涉嫌房地产开发商“自融”,两个平台的实际控制人相同,他们建平台的主要目的是为旗下房地产企业融资。而一旦背后的实体企业出现问题,投资人就会面临亏损风险。e租宝之所以被质疑也正是由于它与安徽钰诚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钰诚租赁”)之间千丝万缕的关系。

根据公开信息,e租宝与“钰诚租赁”同属安徽钰诚控股集团(以下简称“钰诚控股”)旗下,e租宝平台上的项目主要由钰诚租赁提供,而公司高管之间的重叠更是令市场生疑。北京商报记者在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里看到,e租宝的法人代表是王之焕、钰诚租赁淮南分公司的负责人也是王之焕,其同时还是钰诚控股和钰诚租赁的董事。丁宁是钰诚租赁的法人代表,在今年4月之前,丁宁一直是钰诚控股的法人代表,不过,今年4月,安徽钰诚控股集团变更为安徽钰诚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注册资本由1000万元变更为5亿元,企业法人代表也由丁宁变更为高俊俊。不过在自然人股东名单里,丁宁的出资资金达到530万元;高俊俊只出资了40万元。中央财经大学金融法研究所所长黄震认为,融资租赁公司自建线上P2P平台进行融资与自融的界限,主要看融资租赁公司和借款企业的交易模式设计,以及融资租赁公司和P2P平台的法人关系和财务关系是否独立,是否进行有效的风险隔离也很重要。

由于e租宝的主要项目来自于钰诚租赁,理论上来说,是由钰诚租赁公司向厂商购买租赁设备,然后出租给企业赚取租金,为了回笼资金,钰诚融资租赁再将租金的收益权在e租宝平台上转让给投资人。债权转让方和产品发行平台同属一家母公司,两方关系如此密切,能否对项目进行客观评估、严格审阅和甄选值得注意。而更加令人注意的是自融嫌疑,一位业内人士表示,自融平台主要是给背后的实体企业“输血”,平台上有很多虚假标的,所以在业务方面的公开也不透明,很多信息不完善。从借款项目描述中,多个承租设备企业经营的业务和钰诚控股的主营业务相似,如果e租宝的资金最后用于购买了钰诚控股生产的设备,则涉嫌自融。

疑点三

虚假标的内控不严

其实,e租宝上线将近一年,为何现在才曝出其有诸多问题?一位相关知情人士直言,其实早在2、3月,曾有媒体质疑过e租宝的模式,但是没有得到广泛的传播。网贷天眼数据显示,e租宝从成立至2015年6月16日,共有628个借款项目,共借款87.84亿元,人均借款约1400万元,平台借款排名前15的借款人共借走4.6亿元。在上述借款项目中,绝大多数为生产加工型企业,借款目的为扩大生产规模、补充流动资金。

北京商报记者从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处了解到,虽然e租宝存在自融嫌疑,但由于风险尚未暴露不太好印证,但是虚假标的确实属实,“之前公司里不少人都知道,所以离职的人也很多,担心出问题”。据融360的调研报告显示,e租宝平台上有一家名为 “深圳市隆金佳利科技有限公司”的借款企业,根据工商注册信息显示,这家企业成立于2014年11月17日,成立时的注册资金为50万元,在2015年5月8日变更为3000万元,该企业以售后回租的形式获得安徽钰诚融资租赁公司6300万元授信。据融360相关分析师表示,经过实地调查,通过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上登记的地址调研后发现,这家公司并不存在。

北京商报记者注册e租宝后,在“我要投资”栏目点开相应项目,虽然有借款企业的介绍,但并没有企业的详细名称。e租宝客服表示,只有在投资产品后才可以看到借款企业的详细信息。

随后,北京商报记者投资了“融资租赁债权转让项目第248期C”项目,生成电子合同后显示的借款企业为“滨州诚伟利机械制造有限公司”,通过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后发现,该公司确实存在,但是奇怪的是该公司在2015年5月28日进行过信息变更,变更之前注册资本仅为100万元,而变更后注册资本变为了4500万元,就是这样刚刚进行了变更的公司,e租宝就给予了2000万元的借款,目前该项目正在投资中,尚未满标。融360的报告也表示,除了“深圳市隆金佳利科技有限公司”在2015年5月8日将注册资金从50万元变更为3000万元之外,还有多家公司在今年4、5月进行了注册资本的变更,从几万、几十万,变更到千万级别。究竟是虚假标的,还是成立皮包公司“圈钱”,更大的嫌疑有待进一步揭开。

北京商报金融调查小组

本文来源:北京商报

转载请注明:拈花古佛 » e租宝背后的“黑洞”

喜欢 (0)or分享 (0)